千年古城,挾歷史之蘊藉,源遠流長!

蘇中根據地鹽事-東臺報業網

蘇中根據地鹽事

來源:未知     點擊數:43746     日期:2016-07-01 09:30:30
1940年10月,黃橋決戰大捷。陳毅、粟裕率新四軍東進抗日,以東臺縣范公堤以東沿海灘涂為基地,三倉地區為中心,創建蘇中抗日根據地。東臺,西漢吳王劉濞“東煮海水為鹽”之斥鹵海灘,歷代煮海熬波,“煙火三百里,灶煎滿天星”??h域十鹽場,古稱淮南中十場。新四軍入駐,三萬鹽民和廣大農民贏糧而景從

1940年10月,黃橋決戰大捷。陳毅、粟裕率新四軍東進抗日,以東臺縣范公堤以東沿海灘涂為基地,三倉地區為中心,創建蘇中抗日根據地。

東臺,西漢吳王劉濞“東煮海水為鹽”之斥鹵海灘,歷代煮海熬波,“煙火三百里,灶煎滿天星”??h域十鹽場,古稱淮南中十場。新四軍入駐,三萬鹽民和廣大農民贏糧而景從。艱辛勞苦之灶民,同仇敵愾,保家衛國。往事有鹽,更耐品味。

鹽    局

兩淮鹽賦甲天下,東臺稅賦甲兩淮。南宋紹興末年,駐東臺海陵鹽監一年課入數超過唐代全國數。明萬歷年間兩淮鹽賦收入占全國鹽賦總數46.3%,東臺十場數占兩淮總數的67.4%,東臺一地的鹽稅占全國鹽稅31.2%;清嘉慶年間達到44.7%??胺Q歷代政府的搖錢樹、聚寶盆。

1940年10月,東臺縣抗日民主政府在縣城建立。而國民黨財政部兩淮鹽務管理局仍駐在縣城,門口一桿青白旗,四個武裝哨,神氣骨碌;所轄三個場警大隊,一駐縣城,兩駐海邊鹽鎮;他們擁有武裝、財權、行政權,“皖南事變”后,氣焰更是囂張。蘇北區黨委決定接管兩淮鹽務管理局。

1941年1月25日(農歷臘月二十九),新四軍一縱、二縱分別進駐至三個場警大隊所在地??v隊司令管文蔚設年宴請客。兩淮鹽管局的局長、課長、大隊長等按時赴宴。酒過三巡,管司令申明大義,宣布接管,隨即解除警衛隨從人員的武器,繼而將場警大隊長帶去該局喊話,通知繳械。有抵抗者立即被我戰士制服。與此同時,我軍在另兩個場警大隊處按約定時間一齊行動,所有武器、各級印章一律收繳,所轄兩個鹽場公署和十個放鹽處一律接管,插上紅旗。

抗日民主政府成立了兩淮鹽務管理局,下設四個總場公署、九個鹽場公署和五個放鹽處。委任各場場長為行政特派員,指導和協助各場所在鄉政府處理行政事務。鹽稅成為我方抗日救國的財政之源。

鹽    價

新四軍民運工作隊在各鹽場成立“灶抗會”,組織灶民實行二五減租,反對垣商、鹽霸、地主剝削,進行了三次漲鹽價、減草租的群眾斗爭。

其時垣商收鹽以桶論價,每桶220斤,收購價7元2角,折原糧2斗8升。由于日寇封鎖和掠奪,根據地內外糧價飛漲。灶抗會組織灶民與商家談判,集眾于垣商的賬房處,派代表陳情說理,每次艱難談判數日,爭得“鹽價要以糧價走”的價格規則。首次增價9元,第二年增11元8角,第三年再增80元,達到每桶150元,折糧2斗6升;灶民付的草租由產鹽量的40%降為14%;民主政府只收鹽正稅,沒附加;三股草腰子捻成一根繩,灶民們負擔減輕45%,生產積極性高漲。新四軍組織抗戰的5年,東臺九個鹽場產鹽238900噸,平均年產47780噸,比國統期增產18%,成為敵后抗日的重要經濟基礎。

鹽    殤

1941年春,破舊的舀子廟里,中年灶婦羅網女跪在菩薩前嚎啕痛哭,嘶聲求告。

灶婦羅網女夫妻幫別人燒鹽。日寇封鎖,商家歇灶,羅家無工可幫,無錢無糧。適逢何垛鹽場八臘廟臘八起放粥七天,丈夫每日帶大兒去吃粥,各帶回一碗給妻和小兒充饑。不料臘月十四竄來8架日機,狂轟濫炸,丈夫將兒子掩在身下,自己被炸得血肉零落。幸得灶鄰幫忙,將丈夫用蘆席裹了下葬。羅網女強忍悲痛,每天帶大兒去荒田里挑鹽蒿子回來充饑。今日到家,見小兒子在地上打滾,滿臉燒紅,雙手按著心口喊疼。羅網女不知所措。鄰居問吃了什伲,答說吃的鹽。羅網女一看,家中鹽碗底兒朝天,想是小兒餓極,將僅有的半碗鹽吃了。灶民住處荒涼,附近沒有醫生,小兒子將胸口抓得皮爛肉破,張著嘴巴,說不出話來。羅網女抱著兒子到舀子廟求菩薩保佑,許愿哀求,叩頭不已??尚鹤右崖曀涣λ?,翻了白眼。

前后個把月,丈夫被炸死,兒子被鹽“燒”死,羅網女哭得死去活來。她賒得一方豆腐,放于砧板上,跪對蒼天,且剁且咒,把日本鬼子咒了個三天三夜。小兒斷七后,羅網女毅然報名參加游擊連,將大兒子送進了新四軍。

鹽     刑

日軍盤踞的李堡據點內,有家卞氏雜貨店,弟兄四個跟著父親做生意。老大寶錢成家后遷到唐洋鎮解家墩開店,老二老三仍在李堡開店,老四給他們挑腳送貨。

老大被李灶鄉發展為秘密交通員,他讓弟弟們搜集李堡的敵情,黃煙是日兵,黑墨是偽軍,筷子是長槍,瓢兒是短槍,如此等等,寫夾冥紙中,由老四隨貨送來。老大再轉送到角斜區游擊連或縣獨立團。

不料叛徒出賣,四弟寶生被敵人截獲,他堅不透露大哥情況,慘遭殺害。二弟三弟也被敵人抓去逼供,繼被殺害。七天內三個弟弟先后遇難,卞寶錢悲憤不已。22天后,他在搜集情報時不幸被捕,敵人逼他交待我方情況,多次拷打折磨,均被他嚴詞怒斥。

敵人氣急敗壞,將鐵絲燒紅穿其手掌,稱為“穿蹄爪”。見還不招,扒去他上衣,毒施鹽刑,用刺刀劃破后背,肉綻血涌后,撒上細鹽,稱為“腌咸肉”。鹽腌傷口,痛入肌理,鹽血水流到身上其他刑傷處,更其灼痛。卞寶錢咬緊牙關,堅不開口。怎奈背上如火灸刀剮,疼得皮肉直顫,昏死過去。敵人酷刑施盡,絲毫未得,將他殺害。

平民百姓卞寶錢,一門四忠魂,兄弟皆英烈!

私      鹽

秋收時節,李堡附近的農村被敵軍搶去不少糧食。鄉民兵大隊長左文虎和兩位助手扮作賣私鹽的,各挑半擔鹽,混進據點,刺探糧食消息。

敵人對我封鎖,我即封鎖其食鹽。故據點里見有私鹽進來,盤查不嚴。左大隊長在一家飯店賣了私鹽,坐下點菜吃飯,尋找機會。女助手羅網女膀子上挎一淘籮鹽,在附近轉悠?!疤曰j鹽”是歷代官府允許的私鹽限量,羅網女藉此為他們放風。

未幾,有一軍官一便衣進店吃茶談事,嘰嘰咕咕隱約聽到玉米話音,左隊長便有了主意。待那二人分手各奔東西后,尾隨便衣走進巷子,猛撲上去將其按倒,神鬼不知帶回鄉里。一審問,那人竟是李堡鎮長,糧店有軍糧3000斤,亦有他私糧3000斤。左隊長命他寫信提糧,鎮長乖乖寫來。

區委得報,派區隊參加奪糧。當晚兵分兩路。一路扮成敵人自衛隊,押20輛裝糧獨輪車,停到路上,隱蔽待敵。一路由左大隊長帶領,撐去5條船,隨船民兵都穿著偽軍服裝,行至糧店碼頭,找到掌柜,遞上鎮長提糧信,掌柜驗過筆跡,開倉付糧。個把小時后,五條船滿載而去。

糧船開走不久,掌柜接到敵連長電話,說海安縣駐軍將來運糧,掌柜說糧已被鎮長派人運走。敵連長大驚,忽有士兵來報,鎮北發現糧車,立即帶兵追去。推車百姓見敵人追來,棄車而跑,追兵趕至車旁,埋伏的區隊一陣手榴彈,炸得敵兵鬼叫狼嚎。區隊乘煙霧安全撤離。敵連長見幾十車糧食尚在,感覺萬幸,打開麻袋一看,全是泥土,跺腳捶胸,潑口胡罵。

紅      鹽

日寇盤踞期間,搜括金銀銅鐵錫等五金物資,用偽幣加價收購大批銀元銅板,運回日本;開設多家洋行控制“五洋”貨源和價格,所謂五洋者,煤油時稱洋油,火柴稱洋火,卷煙稱洋煙,肥皂稱洋堿,白蠟燭稱洋蠟燭;此外還有食糖、棉紗、紙張等,一律禁運,對根據地全面封鎖。

面對經濟封鎖,抗日政府允許灶鹽自由買賣。各鹽場成立食鹽運銷合作社,所收灶戶之鹽作價入股,年終按股分紅,加之此鹽產自紅區,商灶皆稱“紅鹽”。民主政府以每擔食鹽征糧食45公斤(比國民黨統治區低20-40公斤)的稅率,吸引私商來根據地做鹽生意。敵我貨幣不通,直接以物易物。根據地的“紅鹽”,換來了私商們的“三白”(白大布,白報紙、白光林紙)及糧食、西藥、槍支彈藥、油墨電池等急需物資;同時征取實物稅,1941-1945年,征得抵稅大米230萬擔,保障了民主政府和抗日武裝的基本供給。

鹽      倉

三倉,原名三倉河。明代鹽民們開浚出五條沙灘河運鹽,民國初年商人們到河邊就灶建鹽倉,五河乃各名一二三四五倉河。三倉河位居其中。茫茫海灘之第三鹽倉,距東臺百十里,距范公堤上三要鎮亦各六七十里,故成為新四軍一師師部、蘇中區、蘇四分區、東臺縣黨政軍機關之駐地,粟裕師長稱之為蘇中根據地的中心區。

1941年8月13日,日偽集中17000余兵力進行大掃蕩,先后占領了東臺南北十幾個集鎮與鹽場,然后多路并進,合擊三倉。

敵人70天內七攻三倉,欲滅我主力,毀我領導機關。粟師長領導根據地軍民,堅持“基本區的要點爭奪戰”:或跳出包圍圈、擊其一路;或攻其原據點、調其回援;或讓出空鎮,敵住我擾;或阻其一路,攻其另一路;乃至正面阻擊,側面圍攻,粉碎了日寇欲占三倉的陰謀。僅有20多戶鹽裔的三倉夷為焦土,作為蘇中根據地的基本區依然屹立,革命紅旗始終高高飄揚。

敵人進攻三倉期間,粟師長帶領十幾人的指揮機構和一個警衛排,始終游擊在三倉周圍,指揮整個蘇中區的反掃蕩。這期間,我主力部隊和地方武裝連續戰斗130多次,斃傷日偽軍1300多人,俘虜日軍14人,偽軍800人,擊毀敵汽艇30多艘。七保三倉成功后,即于12月10日發動“十團大戰”,北起三倉河、南至長江口、西至泰州、東至黃海,縱橫數百里,向14處敵鎮主動進攻,拿下掘港、臨澤等據點,殲敵500余人,取得了反掃蕩的重大勝利。后來粟裕大將回顧道:“這時可以說,我們已為長期堅持蘇中抗日根據地奠定了基礎,由此開始了蘇中抗日根據地全面建設的時期?!?/p>

1942年元旦,一師機關干部會餐,同志們品嘗了反掃蕩的勝利酒,粟裕和楚青的結婚喜酒。

鹽     戰

日寇控制了產鹽區,強令灶民燒鹽,連征帶搶,囤積了幾百噸食鹽。然要變成現金,必須經海河過內河向東臺城運送,水路在我控制區內,行鹽必經我鹽務局設在城外的何垛河稅卡。

1942年5月25日, 200多偽軍押著60條鹽船從據點出發,沿川東河駛向東臺城。其時沙河鹽船,都為四艙兩篷一道帆的柴篷船,帶篙配櫓,每船可裝二萬多斤。60條鹽船600余噸鹽,豈可讓敵人擄去。新四軍得到情報,即派保衛我印鈔廠的一師一旅三團三營在舀子廟河段設伏。八連正面阻擊,七連、九連從兩側攻擊。

中午時分,敵船隊緩緩駛進我方伏擊圈,三面埋伏的部隊,從河面上、蘆葦中、兩岸草田里一齊開火。突然遭遇襲擊,岸上步行護船的偽軍掉頭就跑,船上押船的丟下槍械跳水逃命。我軍全面出擊,猛追十多華里,斃敵數十人,俘虜70多人,60多條鹽船全部截獲。船民們揮篙搖櫓調頭行駛,戰士們押著俘虜在岸上背纖,很快將全部鹽船運送到根據地后方的弶港后勤部。

鹽      歌

灶戶們筑墩犁灘,平場攤灰,淋鹵煎鹽,個個蓬頭垢面,幾近黑人。辛苦勞作中,不時哼些小調,吼些道情,諸如《灶戶嘆五更》《鹽民苦》等等,反映灶民的苦難,噴吐心中的郁悶。漁鼓說唱“六郎莊、六郎莊,三十六根討飯棒,晴天燒鹽混飯碗,下雨熄火餓斷腸”,聲聲悲愴,有著訴說、慨嘆;曲曲鹽歌,有著憤懣、愿景。

1941年7月,民主政府宣判了惡霸地主對抗減租殺害佃戶案,一師文工團將該案編成話劇在全區演出,鼓舞了鹽農百姓的斗爭信心。全縣各區紛紛成立業余劇團,在鹽區、農村巡回演出。傳統的唱鳳凰、唱麒麟,挑花擔、小放牛、大補缸,以及踏車、運鹽的號子,編進抗日救國的新詞。新穎的鹽歌民歌,革命的戰歌軍歌,發揮出教育、鼓舞鹽農群眾的巨大力量。海豐區劇團的秧歌劇《羅網女報仇》、廣場劇《鬼子捉雞子》,每演一場都有不少青年人受到激勵報名參軍。1943和1944兩年,東臺縣有4000多名子弟走進新四軍行列。

1942年冬,著名愛國民主人士、七君子之一的鄒韜奮,由香港去延安途經蘇中根據地,參觀了四分區的騎岸中學,考察了東臺縣許墩鄉民主選舉鄉長后,興奮地說:我在蘇中看到了真正的民主,看到了新中國的光明!(朱兆龍)



一本精品中文字幕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