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挾歷史之蘊藉,源遠流長!

回 家 -東臺報業網

回 家

來源:未知     點擊數:30244     日期:2017-07-24 10:06:31
回 ? ?家——一張鮑氏古床的百年風雨 庭院深深的鮑氏大樓。 鮑氏大樓二進的東廂房,一張古床靜靜地陪伴著百年老宅。一塊青磚,一片黛瓦,這是鮑氏大樓的風骨,百年猶存。古床也遺存了這樣的風骨,它的魂在斑駁的木紋里,在鏤空的雕花上,一眼就滄桑了起來。一個細雨淅瀝的下午,記者見到了

回    家

——一張鮑氏古床的百年風雨

庭院深深的鮑氏大樓。

鮑氏大樓二進的東廂房,一張古床靜靜地陪伴著百年老宅。

一塊青磚,一片黛瓦,這是鮑氏大樓的風骨,百年猶存。古床也遺存了這樣的風骨,它的魂在斑駁的木紋里,在鏤空的雕花上,一眼就滄桑了起來。

一個細雨淅瀝的下午,記者見到了今日古床的主人——鮑瑞璋。臨窗而坐,這位昔日的鮑家女兒,娓娓講述了這張古床的前世今生。

150年前,鮑氏大樓紅綢高掛,年輕的曾祖鮑錫璋迎來了人生的大喜之日。自己是秀才,妻子陳氏亦為翰林之女,這一日,執手相望,許下偕老的諾言。一張紅櫸木的婚床成了他們百年姻緣的見證。

就是在這張床上,祖父鮑蘊皋出生了。解放前夕,安豐有“三老”名人,鮑蘊皋便是其中一老。這位家族里的又一位秀才,是鮑瑞璋一生欽佩的人。晚清風云,科舉廢了,祖父揮揮袖子,舍下了這功名,成了南京兩江師范學堂的學生。國學英文皆優的祖父,畢業后在蘇州、泰州、揚州等地執教國學,后因戰亂,回到了古鎮,并在此終老。和祖父結為伉儷的,是同樣優秀的祖母,安豐街上的“女先生”,多年在家鄉從事幼兒啟蒙教育。

廝守老宅的鮑氏古床。

鮑瑞璋的童年時光,便是和祖父祖母在一起的。祖父祖母無后,作為堂侄的鮑瑞璋的父親鮑藹慈被過繼過來。于是,鮑瑞璋成了祖父母的長孫女,和他們一起生活,并繼承了櫸木床。那些靜靜的夜晚,她躺在櫸木床上,盯著床上的雕花,入了癡。那床上頭的龍鳳雕刻多么傳神,那圍欄上穿孔的如意圖又是多么精巧,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她癡迷于造床師傅的一片匠心,更癡迷于這床上親人的味道。

她依稀記得,祖父祖母手不釋卷,每次入睡前,她都會坐在他們中間,聽他們講鮑家的過去,講《詩經》,講唐詩。她還記得,在她昏昏欲睡時,祖父祖母依舊在燈下捧著書,醉心其中。月影小窗,一燈如豆,那一幅讀書的剪影,在小小的鮑瑞璋心中生動得開出花來。

鮑瑞璋在鮑氏大樓生活的日子里,櫸木床一直在二進的東廂房。她知道這是曾祖父的床,是祖父的床,然而,她不知道的是粟裕大將還曾睡過這張床。故事是小姑母鮑叔慈告訴她的。動亂年代,在南京上學的小姑母跟隨命運去了臺灣,一別多年難見家人。1993年,鮑瑞璋得以前往臺灣,見到了闊別數十年的姑母。談話間隙,姑母談到了櫸木床,她告訴鮑瑞璋,抗戰期間,粟裕帶著部隊來到安豐,當時就借住在他們家,二進東廂房便是粟裕夫婦住的。那年小姑母才15歲,她對鮑瑞璋講,她依然記得粟裕將軍的模樣,氣度非凡,和藹可親,她說她特別羨慕粟裕夫婦。

幾度風雨,幾度沉浮,鮑家的后人們大多移枝海外,而鮑瑞璋一直守著老宅,和老宅耳鬢廝磨。在那個戰火紛爭的歲月里,鮑瑞璋雖不曾親眼見過粟裕大將的風采,卻也曾和共產黨的部隊有過近距離的接觸。那是在解放前夕,共產黨的部隊和國民黨的自衛隊在安豐一帶拉鋸戰,共產黨的稅務部門便借住在鮑氏大樓的大廳和二進房間。有時國民黨找上門來,共產黨的稅務人員來不及撤離,鮑瑞璋的祖父母便將他們藏在方廳。這些人中,鮑瑞璋印象深刻的是一位“劉主任”,她記得,很多次“劉主任”從小街上將她抱回家,她還記得,“劉主任”總是對她和她的家人們親切地微笑。只是那時太小,她并記不得他的名字。多年之后,這位“劉主任”曾回到安豐找過鮑家人,尋人未果便乘車而回,下班回家的鮑瑞璋聽聞有位“劉主任”找她,立馬追到了車站,終于見了他最后一面,也就是那天,她才知道“劉主任”確實是一名共產黨干部,多年來執政一方。

許是祖父母的熏陶,許是對古宅的癡戀,鮑瑞璋畢業后,選擇了和祖父一樣的人生之路,回到古鎮,執教一方。在安豐小學的幾十年里,鮑瑞璋春蠶吐絲般,守護著她的孩子們,一日日,用愛和知識助其成長,直至破繭成蝶。市政協委員,鹽城市人民代表,鮑瑞璋給人們展示的,是她的付出和努力,更是鮑氏后人的風采。

在安豐的日子里,由于種種原因,鮑瑞璋被迫離開鮑氏大樓,搬家時,能舍的則舍,然而她怎么也舍不下櫸木床,這上面有親人的味道,有他們鮑家的味道,她舍不下。于是,愛人杜瑞龍找來四名壯漢,將這個上百斤重的櫸木床搬到了他們的新家。往后的幾十年里,鮑瑞璋又搬了四五次家,然而每一次,櫸木床都如同家庭成員一樣,她到哪,床到哪。直到22年前,鮑瑞璋一家離開古鎮安豐遷居蘇州。

櫸木床再次回到鮑氏大樓,已經是2012年的事兒了,當人們從安豐北玉街鮑瑞璋的老宅搬出它時,驚訝地發現,雖然經歷了一百多年時光的打磨,古床依然完好,雕花清晰可見,棕繃緊密一如從前,更讓人驚嘆的是,古床為榫卯結構,沒有一根釘子,卻依然堅固牢實。


鮑氏大樓內廳一瞥。

櫸木床回家,是鮑瑞璋作出的決定。在外的20多年,多次有人找上門來,欲意高價收購古床,鮑瑞璋堅決不同意。這不是錢的問題,這是家族的記憶,是一段珍貴的歷史。鮑瑞璋堅定地告訴自己,鮑家的財產不能遺失到外面。于是,她選擇了捐獻,國家培養了她,她就當作是一次感恩吧。更何況,捐給國家,她還能看到,鮑家的后人們還能看到,更多普通人也可以看到。

于是,當年從鮑氏大樓抬出的櫸木床,又被抬了回去。像是久別的孩子,它終于回家了。一百多年,老宅的風風雨雨,它見過;主人的人生遷徙,它追隨。而今,它又回來了,回到了它熟悉的家。

彼時的鮑氏大樓,已是省級文物保護單位,那高聳的馬頭墻依然是當年的模樣,那精美的雕花回廊,依舊姿色不改,一磚、一木、一瓦,無聲吐納著光陰里的故事,斗轉星移,歲月賜予這座百年老宅的,是一份沉穩和篤定?;氐蕉M東廂房的櫸木床,從此,便開始了和老宅的重生之旅。

在每一個日光安好的上午或下午,櫸木床和鮑氏大樓一道,迎接著頻頻而至的到訪者。當噠噠的腳步聲,在此駐足,櫸木床默不作聲,卻勝過千言。所有的陳年往事,所有的文化情結,都深深滲透在老舊紋理中,在一次次和訪客的輕輕對視中,無聲表白著。

一年又一年,廝守老宅,如今的櫸木床正以傳承的姿勢靜謐成光陰里的一道風景,讀不盡、閱不完……

鏈接

鮑氏大樓

鮑氏大樓為徽商鮑致遠道光初年建造。鮑致遠,安徽歙縣棠樾村人。曾祖父鮑士臣為兩淮著名鹽商。祖父鮑逢仁為通奉大夫議敘鹽運使。鮑致遠嘉慶年間來到安豐經營鹽業,開設錢莊。他誠信經營,樂善好施,獨資建造三官殿作徽商會館,建育嬰堂,捐助消防水龍,災年賑災濟民。

鮑致遠于道光年間建造鮑氏大樓,其規模達3800多平方米。

鮑氏大樓正面儀門高聳,瓦脊門樓,拱形大門,多重出檐,圖文瓦當,顯大家望族之氣派。進門磚鋪闊路,直達后院住宅區。路東是耳房、伙房等服務用房,路西是四合關廂的兩院三進樓。石檻、石鼓、石階相映,潔白典雅;石雕、磚雕、木雕相間,古色古香。天井白石鋪地,明間羅磚鋪空,棟梁圓木碩大,四墻山板接頂。前廳四屋關廂,呈四水歸堂之象,后廳樓后套樓,乃藏金納銀之倉。樓身前后相錯,飛檐翹脊疊見,小瓦大頂弧長,呈徽商淮賈之氣象。1995年列為江蘇省文保單位,成為安豐古鎮不可復制的獨特地標。

注:鮑錫璋為鮑致遠嫡孫。(何濤 陳美林)


一本精品中文字幕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