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挾歷史之蘊藉,源遠流長!

冬天的事 -東臺報業網

冬天的事

來源:未知     點擊數:21997     日期:2018-01-16 09:46:04
發呆發呆,對于冬天來說,是合適的閑事。冬藏,不僅是對于自然來說的,人也在其中。春天的風發,夏天的充盈和秋天的如荼,生命的律動隨節氣而行止。發呆,也許是最廉價的養生。有人天生好動,似有使不完的勁;有人天生懶得動,一副懶洋洋的姿態。天生好動的人,走路如風;天生喜靜的人,步步蓮

發呆

發呆,對于冬天來說,是合適的閑事。

冬藏,不僅是對于自然來說的,人也在其中。春天的風發,夏天的充盈和秋天的如荼,生命的律動隨節氣而行止。發呆,也許是最廉價的養生。有人天生好動,似有使不完的勁;有人天生懶得動,一副懶洋洋的姿態。天生好動的人,走路如風;天生喜靜的人,步步蓮花。發呆,讓身體和精神得到暫時的休息,完全的放松,回到生命本真的狀態,也是一種釋放。對于自然來說,適應就是最好的放松,而一旦不適,就會帶來一種壓力。對于現代人來說,還有諸如職場、社會以及家庭等等方面的壓力。已經不只是來自自然的單純的壓力,來自自然的壓力,身體的機能會作出相應的調節,以達到緩沖、疏解和平衡。而這種叫精神上的壓力,唯有精神上的自我放逐,才能有所釋放。醫學上說,壓力是一種現代病。我想發呆是最好不過的一味藥。

發呆可以隨時隨地,不必華麗的高檔場所,也不必在備忘錄上占據一席之地。對于冬天,在屋檐下曬著太陽,瞇著眼睛發呆,幾乎是一種神仙般的享受?;蛘?,就是在夜晚,在窗前對著一輪月,星空?;蛘?,旅途中,不必去盤算行程,也無須追問到達,讓自己完全忘掉自己,只是發呆。沒錯,發呆,全在一念之間。

最妙的是流連山水間,發呆也是詩意的。坐看云起時,人詩意地棲居。去杭州,西湖太鬧,每一次徜徉,也不過是懷念。舟楫往來,喧囂不歇;人聲鼎沸,一如炸鍋。問茶龍井,梯田涼亭;古道鋃鐺,人煙稀少;竊以為,最宜發呆。聽溪水叮咚,從山間發出,水聲幽遠,時隱時現,如山間的石徑,斗折蛇行。有時候,在品茶的時候,不自覺地為水中的精靈迷醉,這水中的佼佼者,當它還是一片綠葉的時候,是否已懷揣如此高遠的志向?茶人的手溫,如魔法師的法杖,讓一片葉的生命得到升華!茶,是每個人心靈深處的告白,是一片好山好水,是一段不可錯失的機緣。

發呆,是自己的事,與他人無關。對于勞碌者來說,不啻為一個絕好的選擇,一切皆是浮云,讓心靈清空,還身體一份輕,讓生命還原,回到最原始的狀態。

讀書

我輩俗人,書房閑書,悠哉樂哉!

讀書,是一種精神取暖。一個人活著,有身體的活著和精神的活著。讀書,讓我們更好地精神地活著!我是個身體不好的人,也常有不如意的事,但所幸有書作伴,是書讓我的生命變得更加豐富。一個不讀書的人,其生活是扁平的,眼光是狹隘的,目力之所及,不過腳趾。讀神話,可以穿越千古,臣服于那些遠古英雄的腳下;讀史書,追尋歷史的蹤跡,跨駿馬奔馳,一日千里;讀詩文,平仄聲中,歲月可依;青燈桌前,彼岸可溯。與太白一起仗劍走天涯,一路山高水長,一路酒醉劍舞;與子美一起登高望遠,雄視天下,草堂把盞,在三月的烽火里,盼一份最短的家書。去高岑的邊塞,白元的江南,抑或劉夢得的陋室,王季凌的高樓,喝五柳先生的酒,聽柳七的曲……

很喜歡讀童詩,也曾擬作幾句,卻都太不兒童,只好作罷。最喜小兒無賴,小孩兒身上最可愛之處,正是這種無賴的氣質,童詩亦然。當你噗嗤一笑,卻又覺得笑得不該,然而,想想還是忍不住笑出聲來。讀童詩,總是帶給人快樂。都市社會的人,總覺得自己需要療傷,我覺得療傷最好的藥是童詩。曾看到一個九歲的兒童寫的一本童詩集,叫《柳樹是個臭小子》,很像是一個孩子在和另一個孩子吵鬧,嘴巴里你來我去的一遍遍“你是個臭小子”,臭小子多么可愛啊,多么無賴??!還有詩人斯蒂文森的《一個孩子的詩園》,正如童話《小王子》中所說,我是寫給那些不懂孩子的大人看的。這本詩集,不僅適合孩子,而且也適合大人。豐子愷說“你們這些大人”,有多少大人能夠懂得孩子呢,理解他們的無賴,包容他們的無賴呢?金子美玲是日本兒童詩人,極具天才,但天才總是天妒,英年早逝的她,給世人留下的是一行行溫暖心靈的童詩。上層的雪,很冷吧;下層的雪,很重吧;中層的雪,很孤單吧。

半年前,開始一種走讀的嘗試。不是文化苦旅,也不是走馬觀花,在二者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既輕松愜意,也不乏文化初探,我信奉心靈比眼睛更真實。因此,我的案頭上,又多了一些以地域為標志的好書。每一本書都像一張名片似的,是打開一個城市的一把鑰匙。葉兆言的《南京人》,劉嘯的《老南京記憶》,倪錫英的都市地理叢書,北上濟南,南下蘇杭;還有蕭紅的東北,張岱的西湖,老舍的北京,我在字里行間觸摸一個城市的溫度,一片土地的風物,我在一個一個腳印上,鈐記我的體溫。一次次從故土出發,一次次抵達,一次次疏離與靠近,一次次熱盼,一次次分別,在閱讀中走向遠方,在走向遠方中閱讀,在此岸和彼岸之間,孤獨往來。人生,需要一點孤獨,孤獨和孤單不同。

飲酒

西方有酒神,而東方似乎沒有。之所以說飲酒,而不說喝酒,并不是為了所謂的儒雅,而是我的酒量,還沒有資格說喝酒,只能是小小的酌,淺淺的飲。

紅泥小火爐,能飲一杯無。我覺得是最好的飲酒的境界。爐中的火正紅,即便是陋室,溫度已經上來了,在冬天的小屋里,外面是一天的雪,飛禽歸于巢,走獸困于洞,最后的幾片樹葉,在寧靜中如雕刻家的作品,隱現的山路上,沒有一個人,也沒有一輛車。遠處的湖面,不見波瀾,與山,與天,融為一體。

不必人幾,一個人也好,舉杯無言,心無旁騖。飲酒,更像是一個人的內心獨白。

當然,北方人的劃拳行酒,可勁兒熱鬧,喝的已經不是酒了,而是熱鬧而已。我不喜歡所謂的感情深一口悶,那是最市儈的喝法,有種強權浮于酒氣之上,似乎不干,就沒了感情,卻不問何為感情,于對方而言,不喝尷尬,喝有點膈應。純粹是不自在,喝酒喝到不自在的份上,還喝什么酒呢?酒本如烈馬,有蕩氣回腸、心神搖曳之奇妙,是一種重在自我的感覺,說白了,與他人何干!然而,酒卻常常被綁架,成為助紂為虐的元兇,是為可悲。

那年,在京城,在胡同里閑逛,一人、一凳、一酒,自斟自飲,很有點鬧中取靜的隱逸風味,至今難忘。我輩鄉人,古稀之年,常有攜酒坐于早市者,或獨自一人,或二三老饕,置一盤干絲,一碟花生,閑聊家常,酒杯起落,話不多,聲不厲,氣定神閑,忘情所以,很有詩意。木心說,從前慢,從前的日色變得慢,車、馬,郵件都慢,我以為這酒翁也是慢的。匆匆人生,還是慢一點更好。

我想一個飲酒的人,應該對酒有一種敬畏,就像善待自己一樣善待酒。對于酗酒者,我覺得是一種對酒的褻瀆,并不懂酒。

踏雪

雪,是天地的使者。瑞雪兆豐年,從這個角度來看,雪是大地的福音書。

孩子們喜歡雪,我也曾是一個孩子,當我還是一個孩子的時候,可沒少玩雪。一清早,穿上高過膝蓋的雨靴,在雪地里狂野。平原多麥地,齊整的田壟,鋪滿大雪,一片白茫茫,粉妝玉砌,一點不夸張。在雪地上,打滾,一點也不疼,雪讓大地變得軟軟的,多情起來!把雪裝進玻璃瓶子里,說是融化的雪水,比河里的水更好,可以擦凍瘡。后來讀到《紅樓夢》,妙玉煮茶的水,居然是陳年的雪水,藏在地窖里,這水自是帶著雪的純凈,何其珍貴!對于鄉下人來說,沒有踏雪尋梅的浪漫,不過一個個卻并不覺得冷,反倒是樂呵呵地,全是因為雪的眷顧,雪給孩子們驚喜,也給大人們一種放松。一般,雪天或雨天,祖母不再忙碌田里的農活,得閑總要包一次餃子,包餃子在她來說,就是盛大的改善伙食,而對我來說,更是一次難得的打牙祭,因此,童年的時候,我比別人似乎更盼著下一場實在的雪,或是雨。

踏雪尋梅的雅事,終于還是做了。一個冬天,下了一整夜的雪,第二天一早雪住、天放晴,按捺不住興奮,直奔公園。沿著熟悉的老路,直奔那片梅林,純凈的空氣中,梅香一點一點,一絲一絲,在鼻翼間,如捉迷藏一般,似有若無,梅的香味是清雅的,就像它枝條,一樣枯瘦。不像桂花,滿頭滿腦地撞過來,以最快的速度,把你抓作俘虜。雪,讓梅更添高傲,讓人仰視!踏雪尋梅的妙處,不僅在于其香,更在于其意。鳥雀隱去,天上的、地上的,一切雜的東西,全都隱去,唯有天地一片白,梅林一點紅,難怪林和靖對梅如此用情!

踏雪,如歌。李白乘舟將欲行,忽聞岸上踏歌聲。這踏歌聲里是感情的見證,踏雪,腳下吱吱的響音,是腳掌和大地的親密合作,在雪上發出的獨特的聲音,像是秋風隱約的蟲鳴,讓人莫名有一種懷念,在心頭幻化,不已。天地玄黃,大地神秘。(河海洋)?


一本精品中文字幕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