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挾歷史之蘊藉,源遠流長!

東臺清明節舊俗-東臺報業網

東臺清明節舊俗

來源:未知     點擊數:17912     日期:2018-04-02 11:00:56
清明節是我國傳統的節日,也是最重要的祭祀先人的日子。人無貴賤,皆祭祖宗,慎終追遠,俗稱“過節”。因清明是二十四節氣之一,寒食節與清明僅差一天,長期以來東臺人把這兩個節混同起來,統稱“清明節”。作為祭祀先人的三大“鬼節”(清明節,中元節,冬至前一日)之一的清明節,除了祭祀

清明節是我國傳統的節日,也是最重要的祭祀先人的日子。人無貴賤,皆祭祖宗,慎終追遠,俗稱“過節”。因清明是二十四節氣之一,寒食節與清明僅差一天,長期以來東臺人把這兩個節混同起來,統稱“清明節”。作為祭祀先人的三大“鬼節”(清明節,中元節,冬至前一日)之一的清明節,除了祭祀、掃墓,又把迎神賽會、踏青郊游、儒教家祭、嬉戲結合在一塊,東臺城里的清明節亦與其他地方有所不同。

清明即寒食,又曰“禁煙節”(見《清·燕京歲時記》)。緬懷先人,寄托哀思是這個節日的主要內容。既為禁煙日,不動煙火,清明前一日便準備好祭祀飯菜,皆為冷食。家祭、墓祭,焚化錫箔紙錠,裝紙錠用紅紙糊成長方形的紙袋,東臺人稱之為“包子”,上面用毛筆書寫祖先名諱?!鞍印庇欣庥薪?、美觀稱體,有立體感。小戶人家忙于勞作,沒空折紙錠,一般用毛尚紙替代紙錠祭奠祖先,毛尚紙也并非今天模樣,必須用“元書紙”或“七度紙”,且要由南貨店伙計用“毛尚月子”(一種打毛尚的刀具)加工,即在每張紙的中央打下一行行整齊的月牙口,恰似一行行“硬幣”疊放在“錢板”上。盡管比折紙錠省事、省錢,但要將“毛尚”一張張“號下來”(撕下來,折成三疊),碼放齊整,留待祭祀時焚化。也有用“宮復盛”紙坊套色木刻水印在宣紙上,被稱之為“龍頂”的包皮紙裝紙錠,它要比糊“包子”省事多了,僅在“龍頂”上鋪上紙錠,對角一捻便萬事大吉,這種小“包子”基本上用于上代祖墳比較多的情況,當然家中做佛事用得也比較多。清明祭祀飯菜也有講究,家祭基本上用素菜,少不了沱粉、豆腐這兩樣;新墳(未滿三年)基本上葷素各半,魚肉必不可少,還必須供奉酒水。

“早燒清明晚燒冬(小冬),七月半(中元節)祭亡人等不到日中”。俗語道出了清明節祭祀趕早的特點。大家族人口眾多,清明節大清早便準時集合在家祠或固定的地點(本家族某一房擺放祖宗牌位的房子),家庭祭祀完畢,便一道動身前往墓地,祭祀實際上起到了調節家庭家族內人與人之間關系,凝聚家族人心的作用?!皰吣埂币殉蔀闀r下的通語,而在我們東臺習慣稱“上墳”,《清嘉錄》有言曰:“士庶并出,祭祖先墳墓,謂之‘上墳’”。無論“掃墓”還是“上墳”,在東臺這方面內容十分豐富。為墳墓培新土,折嫩綠楊柳枝插墳上,行叩首禮祭拜,焚紙錢一切如常。唐代杜牧詩《清明》生動地點出了清明節的特殊氣氛以及上墳人們的心情。東臺習慣上老墳不必供奉祭品,只有未滿三年的新墳才供奉飯菜、水果、酒水,且還要有一支“筒幡”(古風,招魂幡)插在墓前,用五色紙剪成網絡狀的物品,還要用彩色紙帶壓在墳圓帽子上?!巴册Α币灿兄v究,第一年為黃色,第二年綠色,第三年外部為紅色。稱之謂“掛柏”,后來人們把去新墳祭掃統稱為“掛柏”,現在知道的人已經不多了。上墳的時間也有定規,新墳為清明前十日,老墳一般為清明這一天,羈旅行人前十日,后十日均無妨,不受清明節時間約束。上第三年新墳稱之為“滿飯”,除了供奉飯菜酒水之外,還要有豬頭、公雞、鯉魚所謂“六只眼”祭品,放鞭炮、在墳墓上丟饅頭、糕這些禮儀,從此新墳變成舊墳,不要上祭品,也不需要插“筒幡”,再往墳圓帽子上壓彩色紙條了。

東臺城古時并無城廓,1569年在范公堤上筑土城,四周的城墻均用挖掘城壕的泥土堆筑而成,城墻東西方向尚為寬敞,南北卻十分狹窄,被人們戲稱為“棺材城”。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北關橋下、下壩河西、東虹橋西虹橋河岸兩旁東西“鹽包場"一帶,乃至城南玉帶橋下,廣濟橋南,湯泊、南園、湯園、牛集場一帶都有墳墓,寺街“墳園頭巷”(后改名為寺街中巷)內還有墳墓,要知道城北大操場一直到東關橋一帶,即為遠近聞名的“九頃三”亂墳場;現在城東新區乃為舊時東廣盈、西廣盈,墳冢林立歷數百年之久。1931年,國民革命軍第26路軍駐扎東臺,為了便于軍隊操練,在城北“九頃三”亂墳場開辟城北大操場,盡管如此,清明時節,東臺城內外都是紙灰亂飛。

在東臺,清明節是一個十分隆重的節日?!岸露币贿^,南貨店在店堂里早就堆滿各種規格的元書紙、裱心紙、七度紙,備齊紙坊印刷祭奠用品的紙張,同時緊張地改制錫箔(將整張大塊切成小塊),加工毛尚紙。扎匠店祭奠用品買賣十分紅火,街頭巷尾,橋畔碼頭,商店小攤,隨處可見門前掛著飄揚的“筒幡”供人選購。臺城茶食店忙著生產各種茶食小吃:冰糖酥、菊花餅、豆殼、蘭花梗等,還有便宜得很的五分錢一包的油炸溜紅糖的面果子,這些都是清明節孩子們的吃食。不少人家煮一些茶葉蛋充當上墳途中充饑的“點心”,也有人家煮一大鍋茨菇荸薺,既替代干糧,又是敗毒、預防小兒麻疹的良藥。兒童們都盼望著一年一度的清明節,掃墓對他們來講無非是一次春游,拔茅針、放風箏、捉蝌蚪,一切都在情理之中,慎終追遠的思想意識在潛移默化中一代代傳承下來。

清明節值得人們期待,最能吸引人們關注的便是清明節的“迎神賽會”。東臺自明朝中期建城以來,一直有“迎神賽會”的例俗,亦稱“迎勝會”。每逢清明節、中元節、十月朝三個日期抬城隍和土地爺巡城,每隔十年在十月朝還要搞一次大型迎神勝會。迎神賽會參與者皆為臺城中下階層平民百姓,自發組織,自愿參加,很多參加者昔日均因某種原因在廟里向神靈許愿,借參加迎神賽會還此愿心。據筆者多年尋訪耄耋老人得知,其中不乏當年直接參加迎神賽會的人。此舉在日寇入侵東臺后曾停頓好多年,直至抗戰勝利后還舉行過幾次,后來未曾再現。

清明前一天下午,迎勝會的人們便從東臺場蘭香巷隔壁的寺前巷城隍廟中恭請城隍老爺、土地老爺出駕,延請暫歇祥興庵(現東門小區趙家園附近)。清明節當日午時從祥興庵起駕,迎城隍、土地爺進城,城隍菩薩巡城路線是這樣的:去東虹壩、陸家灘,穿過古樓,進聚東門,走新安碼頭,奔文昌宮,出新橋,抵大王廟,歇接駕亭,接受還愿者燒香叩拜;然后抬城隍、土地爺上西高橋、東高橋,經過羅家咀、油坊頭,跨過關橋,趟過沿河邊的寺街,越過紀伯大小橋,循著串場河畔南門土城城墻根徑直而下,過玉帶橋、碼頭上,迎城隍土地爺回城隍廟。

“迎神賽會”雖說“迎神”,實為“自娛”。整個活動過程充滿滑稽、夸張,帶有濃厚戲劇性特征,參加活動的人們在迎接城隍、土地爺巡城中自扮高下不等的角色,十分虔誠、認真。每當老人們回憶往事時,都對此津津樂道。

城隍巡城,土地爺陪同,少不了“肅靜”“迴避”插牌與“金瓜”“月斧”儀仗,彩旗、鑼鼓自不必說,最引人注目的是“馬弁吆道”。馬弁一般安排在儀仗過后,為城隍巡城吆道排除人為障礙。馬弁扮演者出發前是要精心打扮的:頭上用紅布帶且在面額上扎上黃元(一種印有花紋的黃色裱心紙,祭祀神靈用品),上身打赤膊,腰間仍束寬紅布帶,腳蹬軟底布靴,一根帶尖細鐵棒橫穿面頰兩旁(據說是將鐵棒燒紅了穿過去),手執一根1.5米長鐵棒在巡城旗幟儀仗前面吆道,所到之處,肅靜、迴避,大小人等個個都讓得遠遠的。據老人們講,馬弁不僅僅吆道,鐵棒揮舞之處,污穢無藏身之地。行動之前,馬弁口服燒酒、硃砂,聲稱神靈已經附身。七八十年前的“迎神賽會”,其過程、其行跡,大多數目擊者只記得“馬弁”如何如何,其余皆語焉不詳。

其實,迎神賽會是有看頭的。城隍、土地爺的車駕過后,便是“燒肉香”的隊伍,他們雙臂裸露平舉,分別用針刺在雙臂肌膚上,各懸上一尊燃著檀香的小香爐,平舉前行;還有雙臂裸露平舉懸掛著兩個水碗的,水碗中盛滿水,擺放茶葉、米、柏枝之類物品;雖雙臂揮舞,水碗如流星,水卻沒有溢出來。緊接著是類似藏傳佛教形式,五體投地,伏在“拜凳”上向前爬行,三步一叩首的“燒拜香”隊伍,他們排成五列四行,整齊劃一叩拜著向前,這些忠實的善男信女對神佛的信仰,使人看了十分郁悶;而牽"紅衣犯"出場,著實又使看客們心情舒緩了幾份。一襲紅衣裝束卻繩捆索綁,除了少數少年、大多數皆為中青年女性,因患某種疾病,許愿綁縛游行祈求上蒼寬恕,借此“贖罪”。巡城游行隊伍中有人抬著水桶前行,前后兩人均不時地用楊柳枝伸進水桶,將木桶中的河水灑向空中,灑向觀眾的身上臉上,這是上蒼恩賜的“甘霖”,正是東臺方言所說的“楊柳水大家灑”的出處。菩薩降下的“圣水”,能夠消災降福。大家不約而同地索取木桶里的河水,分享菩薩帶來的“福蔭”。巡城遊行隊伍里“細樂”(管弦樂)樂隊不知疲倦地細吹細打,“粗樂”的鑼鼓鈸镲敲得山響;喬扮戲文故事者們踩著高蹺,正起勁地表演著《沉香劈山救母》《八仙過?!贰短粕〗洝贰抖男ⅰ返鹊??!笆幥锴А薄皳魏荡薄疤艋〒?,民間傳統的娛樂形式應有盡有,“娛神”與“自娛”天衣無縫地結合在一起,演戲的與看戲的都沉浸在戲文故事里,分不清誰在戲中,誰在戲外!東臺人骨子里一直充滿著浪漫情懷。

如果說迎神賽會如同一出有聲有色的大戲,雅俗共賞,那么清明時節東臺城知識階層儒教“家祭”,盡管曲高和寡,卻增添了東臺小城的人文氣息。清末民國年間,東臺城商旅流通頻繁,寄寓這里的官員逐年增多,舊知識階層看不慣世風日下,想竭力恢復孔教傳統,以此表明自己的清流立場,自然而然聚集起一些志同道合者。上世紀三十年代,以杜尚池、杜卓如父子以及姜子維弟兄、蔣伯良為代表的中醫新儒學派,還有蔣小秋、陳占五等舊式文人,相繼在自己家中或受臺城上層知識階層人士之邀,自創與孔教《大戴禮記》《小戴禮記》內容與形式迥異的祭祀形式,雖說不上如祭孔那么隆重,正規,那么符合古典情調的要求,但有一點是明白的,這種改良“家祭”已經從《禮記》古典祭祀格局中剝離出來,服飾依然是長袍馬褂,胸前(增添)佩戴類似代表證一般的飄帶,手提琉璃宮燈,祭器,樂器,祭祀人員數目,禮儀程式均模仿祭孔大典(做一定的刪節),祭文少不了,古文文體,仿韓愈《祭十二郎》形式,豎行抄寫在“蝴蝶裝”織錦緞的冊頁中,副本留存,正本在祭祀結束時焚燒。當年曾聆聽“做祭”的老人,仍津津樂道那抑揚頓挫朗讀祭文的聲音,終生難忘。據說安豐古鎮也曾有這種“做祭”的傳統。

上世紀五十年代中葉,當時的縣政府為了改變東臺城殯葬無序的狀況,在城郊金北村劃出一宗地塊,開辟為人民公墓,當時呂士奇烈士陵墓也在里面。金北公墓一改舊時亂象,四周挖了排水溝,岸邊植柏,墳墓整齊排列,公墓周圍全是油菜田地,清明時節油菜花開,遠遠望去掀起一層層金黃色的波浪,外圍公路上垂柳婀娜多姿,隨風搖擺,一派生機盎然的景象撲入眼簾,舒緩了人們因思念親人產生的郁悶情緒。

“清明不戴楊柳,死呃去要變黃狗”“清明不戴菜花,死呃去要變呆瓜”。掃墓歸來的婦女、兒童相繼用河畔路邊的楊柳枝條編成柳圈戴在頭上,戴在發際。清明既為“鬼節”,正是百鬼出沒討索之時,柳枝在人們心目中有辟邪功能,柳枝可以驅鬼,因而稱之為“鬼怖木”。北魏賈思勰《齊民要術》云:“取柳枝著戶上,百鬼不入家?!薄短茣だ钸m傳》謂:“細柳圈辟癘”?!肚寮武洝酚涊d了蘇杭人家清明時節戴柳的風尚??梢韵胂?,我們東臺人的祖先仍然保持“洪武趕散”移民前的習俗:采摘菜花插在婦女的發髻上、小女孩的發辮上以及男人衣襟褡襻上,和戴柳圈一樣成為舊時東臺清明時節獨具特色的風俗。

舊時臺城清明節放風箏風氣蔚然。剛剛懂事的稚童用簡單的方式——用一張紙加十字交叉的柴葦,做成“四片瓦”,下面裝上兩條紙帶子用來平衡,雖飛得不高,但也蠻開心,放飛孩童的夢想!有好事者以蘆葦中的膜子做成哨簧,裝在鴿形的風箏上,隨風響出哨音,增添了清明節日氣氛。聚東門內“張巧扎匠店”顧客盈門,竹篾和彩紙扎成的蜈蚣,蝴蝶、仙鶴、燈籠、提桶的風箏栩栩如生,讓臺城清明節的天空變得絢麗多彩,特別引人注目的是專門請人加工的“大板門”風箏,足足有乒乓球桌子那么大!沒有幾個人配合,沒有一定的風勢,沒有放風箏的高超技藝,很難說能夠把它放上天!

我們東臺的先民非常聰明,清明節在他們眼里,不僅僅是讓世世代代記住“慎終追遠”的傳統,而是憑借這個傳統節日向人們輸送生活的亮色,激勵活著的人們繼續努力創造新的生活,讓我們的后代過得比自己更好。(周啟汶)?




一本精品中文字幕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