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城,挾歷史之蘊藉,源遠流長!

金三角樂園-東臺報業網

金三角樂園

來源:未知     點擊數:10848     日期:2018-08-28 10:08:04
這里是城市兩條主干道的十字交會點,西北邊是學校圍墻折角后預留的綠化空地,也就半畝田。去年初夏,整理成一塊小憩園。來這里的熟客,習慣地沿襲俗稱:“金三角”。還記得幾年前,腳下一片荒蕪,蚊蛾飛舞。隨意栽下的幾十棵水杉,日夜瘋長。因在學校圍墻外幫、路道里側,對學生、對行人絕無掛

這里是城市兩條主干道的十字交會點,西北邊是學校圍墻折角后預留的綠化空地,也就半畝田。去年初夏,整理成一塊小憩園。來這里的熟客,習慣地沿襲俗稱:“金三角”。

還記得幾年前,腳下一片荒蕪,蚊蛾飛舞。隨意栽下的幾十棵水杉,日夜瘋長。因在學校圍墻外幫、路道里側,對學生、對行人絕無掛礙,故而無人問津。光陰如風,水杉穿天蓬勃,落葉繽紛;雜草沒膝,漫生于盲道。夏日的傍晚,一位女士開著電動自行車,在此等候綠燈通行。雙腳叉地,漫不經心中看見一條大拇指粗的水蛇,盤踞在雜草遮覆的盲道上,黑乎乎的,赤紅細長的舌頭瞬息伸縮,女士驚嚇得魂飛魄散,嘶叫慘烈。

于是,來了人。除草,整枝;平地,圍欄。清爽爽的一塊樹腳隙地,展露無遺。這里,周圍大都是商住小區,高樓低墅,還有酒店、菜場、浴城。住在小區的那些喜歡吹拉彈唱的中老年人,不便在小區內習藝放歌,那樣招人厭煩。思來想去,便來到了這塊空地,既平整,又有樹蔭,還不叨擾別人。三三兩兩次第而來,跨欄入圍,安坐娛樂。好不容易尋得這個地方,交通便捷,鬧中取靜,大家都叫這里“金三角”。

又過幾年,“金三角”聚人日多,頗為熱鬧,市民樂意在此小歇和娛樂,尤其是老人。萬事之大,民為本。這不,工程隊破欄建設。澆鑄了六七張石桌,或方或圓,大小不一,皆因樹間寬窄而定制。又倚桌砌了幾只石墩,過門石一擔,就是長凳。每棵樹下,留下磨盤大的地方,任其生長,其他空地都澆筑了混凝土,平坦、干凈。從此,“金三角”像模像樣,閃亮登場。

打自學校開建始,老郭就在此擺了個修車攤,“金三角”所有的變化,了然于心。老郭是本村人,房屋拆遷沾了光,分得三套單元。一套賣,一套租,還有一套自己住。這“金三角”十字拐角處,人來車往,生意好,地盤開闊。每天早出晚歸,老郭比機關上班一族都守時,寒夏無變,雷打不動。一大早,把行頭擺開,一只打氣筒,一盆水,一箱用具。那兩只電動車舊胎,日夜擱置在人行道的邊緣,就像過去豆腐店的幌子,招徠顧客。老郭沒有頭發,常年戴著一頂綠黃色的布帽。手藝好,人和氣,車子拋錨在路上,一個電話,他立即奔去修理。此刻,老郭彎腰把樹腳下的竹枝掃帚拿過來,清掃落葉,撿拾煙頭。待他打掃完畢,坐在小杌子上悠然地抽煙候客時,太陽已從東方地平線上鉆出彤紅的笑臉。自娛自樂的“草臺班子”,也彼此問安,陸續入場。四五個老頭,兩把京胡,一人司鼓,一人亮嗓開聲。調弦,捻檔,拉琴的老人低頭一晃,執弓之手向左一推,胡弦乍響,于是,“包龍圖打坐開封府……”京腔京韻,在寂靜的早晨響遏行云。平頂頭,紅皮臉,是唱者?;椅餮b,黑皮鞋,白長袖領口緊鎖,脖子上冒出的筋,甚過嬰兒食指。腰身挺拔,頭顱顫抖,手臂一會兒從胸口向外平移,一會兒上下哆嗦,仿佛長袍在身,在抖水袖。沒有行頭,卻也風范熠然。拉京胡的年近古稀,白面,慈眉,戴眼鏡,兩條巾的背心,像個干部。兩面鎖骨深陷下去,能放兩只健身鋼球。瘦雖瘦,但精神矍鑠,氣韻非凡。演奏的盡情投入,唱者力竭聲圓,樹上的鳥兒也嘰嘰喳喳在和鳴,圍觀的人駐足不前,稀落的掌聲和“噢噢”的捧場不時傳開。太陽漸漸地升高了,來此歇腳閑聊的人多了起來。老郭像是主人,從家里帶來開水,無償供應。搭訕,寒暄,認識的,不認識的,童叟無欺。

午飯的時辰到了,大家起身回府。一時間,滿園春色像被抽空一樣。然而,無須兩支煙,又一撥客人陸續到來,如影院換場。他們是一群修剪綠化的。夏日,天不亮,這些女人就聚集到城市街道兩旁,在草坪里薅草,為綠化島整枝。蚊蟲咬,太陽曬,她們不歇一刻。這時,她們拉下套袖,摘下涼帽,擰干揩汗的毛巾,有的還脫下膠鞋,馳然自得。仿佛步入賓館大廳,寬敞、舒適,涼意撲面。她們坐在石凳上,慢慢地扯開皮筋,把盒飯打開。里面是雞大腿、煮雞蛋、韭菜炒肉絲,還有蕃茄燒豆腐。菜湯?是沒有的,有的是身邊綠色大雪碧瓶里的開水。以往,“金三角”沒開張,寒冬炎夏,她們只得在路邊避風遮陽的地方,席地而餐。尾隨她們同來的,有收荒的,修路的,踏三輪車的,還有少數泥水匠和下河的,一同的紅黑皮膚,一樣的熱汗涔涔,一例的來此吃飯小歇。三輪車的帆篷,蒸得發燙。電瓶車一側,系著電鎬、灰兜和扁擔?;呢涇嚴?,黃硬紙、白泡沫捆扎齊整,加上舊電視機、洗衣機,堆至人高。他們吃的蒸飯、盒飯,還有的嚼著饅頭,更多的是在慶豐路那家小酒館吃過五元客飯。相互點頭,算作招呼。大家吃好后,倒頭往石凳上一躺,便呼呼入睡。一蓬亂發上灰蒙蒙的,塵土如霜;厚厚的黃褲上,污跡斑斑,油漆點點;粘身的汗衫單薄欲破,近乎捕魚的絲網,褪色發白,只有從胳肢窩下才能辨別出當初的深紅;裸露的手背和卷起褲管的小腿上,還沾著一塊塊水泥漿點。脛骨上的長疤,淺黑。點點針腳顯露,那是受傷縫補的;草綠色膠鞋上,汗漬滿幫;一雙大手十指絞連,擺放在心口,指甲黃褐破裂,指膚如粗糙的老樹皮,大疤小痂,指點可數;手腕的骨節,圓圓的,硬硬的,有雞蛋大。最是那一張臉啊,黑如包公。睫毛稀短了,眉紋消失了,額角磨圓了,雙頜平塌了,一條條粗細皺紋千山萬壑似的,脖子上喉節大而尖凸,皮肉松沓下垂。哦,兄弟,兄弟!所有這一切,究竟需要多少風霜的打磨,需要多少烈日的侵蝕,需要多少歲月的暈染?稍歇片刻后,他們又將暴曬在烈日下,揮汗如雨。此刻,他們睡得特別沉,特別香,一陣陣高低、徐疾的呼嚕,成為酷夏最優美的旋律,仿佛整個世界的喧囂和鬧騰退隱萬里。人們怕打擾他們,讓他們多睡一會兒。是的,他們為人父,甚至為人爺,他們肩負重任,可他們也是父母的孩子??!哦,心痛,心疼!日光透過高樹上枝葉,照在這些兄弟的臉上,明暗斑駁,一切都靜悄悄的……

午后三點,這里人最多。勞碌賺錢的人早已遠去,此時坐下來的大多是閑落老人,男女兼有。打牌小賭的,下棋取樂的,每一張石桌旁都圍有眾多看客。偶爾爭執聲起,隨即又在一片哄笑中戛然而止。聊天的最多。干部、工人、營業員、家庭婦女,到這兒說說話,消磨時光的,是適意閑散的一群。這里,沒有高低貴賤,沒有貧富榮辱,平等,自在,快樂。還有浪漫的事兒呢,修車的老郭講,這里誕生了黃昏戀。女的是小學教師,男的過去是食品站的,一來二去,兩人好上了。雙方的孩子開始堅決反對,后來態度暖昧,而今都已開明達理。不日,將有喜糖吃哩。

黃昏降臨,天地溫馨,“金三角”燈火闌珊。東邊的山東煎餅、陜西涼皮、渭南炒貨,一字兒排開。南邊,冷飲、水果、豬頭肉,油炸小吃,挽臂相連?!肮战且故小?,人群接踵,沒有吆喝,沒有吵鬧,依次排隊等候。居民,情侶,學生,絡繹不絕。守株待兔,零點深夜,還不時有一兩樁生意應招而來。風從東南來,道路寬闊,一無阻擋,徑直拂到人的臉龐。樹濾灰塵,大地陰涼,四五堆人搖著蒲扇和折扇,乘涼絮語,說天道地。遲遲鐘鼓,耿耿星河,臨近夜半時分,幾輛轎車停在非機動車邊,那主人定然在“金三角”。悄悄近前,一眼望過去,果真有三兩對情侶,變魔術似的,替換了剛才的中老年人。他們選地擇坐,在樹底下繾綣呢喃,遙遙相對,一個個獨立王國風情迭起。  

光陰荏苒,日月如梭。不知不覺地,“金三角”成為一個不可或缺的地方。這里,無須太多的投資,也不要專人管護,露天無欄,隨性進出。夏天能躲雨避暑,冬日背風曬太陽。打工者勞后小歇,悠閑的人聚會頤養,雖不是絕勝佳處,但也得一時之棲。對這些人而言,能玩能唱,可坐可躺,“金三角”就是心中的最美樂園。眼下,城市建設的那些地標建筑、形象工程,鱗次櫛比。豪華飯店,燈紅酒綠;商廈至尊,夜夜笙歌;圖書館巍峨壯麗,確也鞍馬清冷。這些,固然需要。然而,為百姓計,能不經意間于街角巷尾和河邊橋頭,多辟幾處“金三角”這樣的歡樂地帶,無疑功德無量。?(周宗儒)


一本精品中文字幕在线